影视影评

当前位置:永利国际 > 影视影评 > 世家貌似对主线研讨的非常的少

世家貌似对主线研讨的非常的少

来源:http://www.sesLbasketbaLL.com 作者:永利国际 时间:2019-10-05 20:58

这里就不谈主角的自闭症和童年了,大家也都谈这方面比较多。主要来说一下大家云里雾里的主线。living robotics想要上市,老板找到了他的前期rita来帮他上市,为什么要找rita呢,因为她有帮很多公司上市的经验。
然后rita发现公司的账目不太正常,就跟CFO找到第三方机构,来查公司的账目问题。注意:不是老板主动要查,是rita要求这样做的。rita跟CFO来找大本了,CFO当然是极力辩护公司没问题,没必要去查。大本接手后,结果一晚上就查到公司的账目问题了。公司先是故意削减利润,把这部分钱挪到老板其他的公司,一是为了避税,二是上市后回充资金,可以提高股价,这样自己手里的股票就会大幅增值。
老板一看要败露,为了公司能继续发展下去,不影响目前的业绩,只能选择灭口。不然公司就会涉及偷税违法而被严重处理,老板也要面临牢狱之灾。所以,CFO,两个会计师,rita(即使是他前妻),这4个知道底细的人一个都不能留。然后,才有了后面的故事。

图丽萨被任命为公司的CFO,办公室的规格也变高了不少,搬到浦东之后,“三驾马车”的办公室终于不再是由玻璃墙隔成的了,四十平方的大小,还能放进两张沙发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文刀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赵有贞和岳少群站在她的粉红色办公桌前,听她发问。

“年前有一笔账,你们游戏部少了十一万六千元。”荣升CFO之后,图丽莎说起话来也客气了不少,还是典型的台湾音调,两人听了依旧很不舒服。

赵有贞说:“年前的流水账目已经核实过,二百五十万不到,扣除厂商分成和广告渠道成本,营收一百二十万元。”

岳少群在赵有贞边上边听着。

图丽莎:“厂商分成和渠道这边公司已经先付了,但是今天我查了一下账册,盈利款只有一百零九万,少了十一万元。”

“怎么会……。”赵有贞刚说出这三个字,岳少群便制止他,抢话道:“少掉的这十一万,会不会是后台显示错了,还是我们的运营算账的时候多打了一个零,也有可能是游戏搞开服活动,把充值返利的虚拟游戏币当成人民币发出去了,这个我们要再查一查。”

论行业经验,赵有贞只有听岳少群讲的份儿,是以不再说话。

“好的,财务这边反正已经把钱付过了,总体金额的基数是没有错的,但是你们部门应收总额少了十一万,这笔钱是哪里出了问题,查一查,如果是游戏行业应有的损耗,到时候把理由报备一下,我们这边也好事前知道。”升了职,图丽萨说话反而和蔼了起来,看得出,她对这次的晋升满意。

岳少群:“好,我们现在就去查。”

浦东的办公楼比以往更大,又一次性租了三层楼面,游戏部二十号人占了半层,就算面对面,旁人也不知道位子上的两人在说什么,所以张泉欣就在位子上向赵有贞汇报,而岳少群和颜颜毕竟是当事人,还是到小会议室里去了。

张泉欣对赵有贞说:“老大,刚才我问过颜颜了,他说那个游戏之前有一个大户充了十万块钱。”

赵有贞知道两个小鬼平时关系好,也不介意,问:“然后呢。”

“然后好像那个玩家申请了退款。”

“退款?”

张泉欣说:“照理,充了钱,就没有办法退钱了,如果是装备被盗或者什么的,最多帮玩家把账号找回来,退钱还是第一次听说。”

赵有贞心里也觉得不对了,问:“后来退了吗?”

张泉欣:“这我没问,老大,你现在心里在想的是不是一个数字。”

赵有贞知道这小鬼心细,也不瞒他,说:“十万,上次郭全康找他做假账洗钱,也是这个数字。”

“所以我后来没再问下去,这种事情,最好让岳哥去查,我们不方便,但是就算退了钱,又能怎么样呢,这钱也不会按他们的要求洗干净,还是原来的来路啊。”

“他们这不是洗钱。”赵有贞重新打量张泉欣这个走后门进来的人,郑重的告诉他。

“不是洗钱这样来来回回干什么?”

赵有贞想了想,将李有方当时拒绝为郭全康申请国家扶持的事情讲了,只是挑了要紧处,自己和李有方的关系还是没告诉张泉欣

张泉欣听完就反应过来了,说:“所以他们那边年前充了钱,过完了年又把钱拿了回去,为的就是申请国家的扶持,等钱到了手,就把公司搬到成都去了。”

赵有贞点头。

张泉欣想了片刻,看着赵有贞说:“老大,这件事情一定是经过颜颜的,他肯定一时糊涂,或者是因为他刚转岗,还不熟悉,被人骗了,反正岳哥现在已经在问了,下午文道会还有演讲,你就别管了。”

“这事儿我管定了。”赵有贞想到李有方连年都过不好被调到信访办的事情,咬牙切齿的说到。

张泉欣知道赵有贞的性格,但是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副恶狠狠的模样,在一边看的惊呆了。

“颜颜,其实我也预感到这件事情,所以我也不问你别的,上次你父亲那件事情,你们后来赔了多少。”岳少群给颜颜倒了一杯水,却不坐在他对面,而是把椅子搬到了他身边挨着靠下了。

颜颜定了定神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那人赔了五千,无照运营三万。”

岳少群知道这对颜颜的家庭是一笔不小的负担,右手扶着额头,叹了口气:“还有呢。”

“车子是别人,现在别人也不能用了,要陪,二手的桑塔纳,两万五。”

“还有。”

“还有牌照,四万。”

“你爸爸现在身体怎么样了。”

颜颜吸了一口气,说:“在家休息了,住院了一阵子,扣掉医保,买药也花了三千多。”

岳少群算了算,这么一件事情,竟然赔了十万余元,也不知道颜颜的这个年是怎么过了,当下爱惜的问道:“家里有什么困难吗。”

颜颜看着杯子里的水,像是对着自己说一样:“国企改革,爸爸妈妈都是下岗的工人,老母亲身体不好,就没在找工作了,爹爹会开车,后来去开出租车,一个月不分日夜的跑二十六天,赚个八千块,扣掉油钱和份子钱,一个月也就两三千,要供我读书,所以我读完中专就不读了,一个月两千不到,老娘开刀买药,这些年家里也只存了十来万,父母去年退休,日子反而松了点,可是碰到这样一件事情,钱要立即赔出去,等不起。”

颜颜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,岳少群好一阵心疼,不再问私事:“这次那个郭全康是怎么和你说的。”

颜颜看着岳少群:“往这个游戏里面充值,三次三万,一次两万,用的是同一个IP,当时我每天的周报里告诉你的是,有大户充值。”

“那个大户就是郭全康?”

“是的,这游戏已经按我们的要求改过一次版本,但是每天的收入不过是一百四十块钱,一个月才四千,我当时骗你们,说是因为公会竞争,有个有钱老板被打输了,冲动之下冲的钱。”

“后来呢。”岳少群原本是靠着椅子的,现在坐了下来。

“后来,那个充值的大户,向客服申请退款。”

岳少群知道这里开始不符合规范了,下面的操作流程最是要紧,也不再问,等颜颜自己开口。

颜颜接着往下说了:“照理来说,玩家退款我们是从来不退的,但是有一种做法,就是冲了值,但不消费,之后就可以说是自己充错了,想要冲到别的游戏里去,这样就能暂时把游戏币重新换算成人民币,暂时放在我们公司的平台上,这一步是由客服的人做的,客服那边都是我带出来的,打了声招呼,之后我就再把这笔钱退回原来的银行卡里,我能进运营收入后台,这步我能做。”

岳少群听完,沉默在那里,这件事情确实可行,但是自己也好,赵有贞和林源宗他们也好,没有人能够把客服和运营串通起来而不受人怀疑,郭全康这次找到了颜颜,不知道是他事先调查过,还是真的天意弄人。

岳少群让自己不再想这件事情,问:“他给你多少。”

颜颜红了脸,轻声说道:“一万。”

岳少群站起来,对他说:“今天泉欣问我这件事情,我说有玩家充值,然后退钱,其他没说。”

那赵有贞应该也知道了,岳少群心里想帮颜颜瞒了这件事情,自己身为运营经理,随便一抬手就能让这件事情过去,何况后面还有雷哥的安排,问题是赵有贞上次为了颜颜转岗的事情都这么顶真,这件事不知道能不能瞒过他。

岳少群对颜颜说:“我都知道了,这件事,你不要再说话了,剩下的我来说。”

从头到尾说穿了就是有账目对不上,也没有给公司造成损失,只是原有的一笔钱退给了客户,像广告和游戏这种盈利部门每月都会碰到,比起别人做假账报销发票真的不算什么,只要上面的人不追究,就能找个由头瞒过去,颜颜还是愧疚的看着岳少群的背影,把头低下了。

本文由永利国际发布于影视影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世家貌似对主线研讨的非常的少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